鱼果斯基

嘿你好啊,介意戳开我一下吗?

这儿鱼果,是杂食博爱,什么好吃就吃什么的那种存在〖〗现在主要墙头有:DC,油管主,DBH。
WARNING:时不时会丧里丧气,发些傻话,请无视他们,谢谢您的谅解。
新老福特改版使我无法沉迷
哦悄悄说一下……
油管三傻都是我的〖。〗

【tf全员】走进神经病院吧!

刚刚再看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来着,脑子里忽然闪出这个梗嘿(*Ü*)ノ☀不喜欢的话可以直说,我试着改改*٩(๑´∀`๑)ง*

大写加粗的ooc+短小

(还他妈乱写,欠着两篇千救一篇蝙超一篇玻璃渣擎蜂还他妈乱写)

全员碳基化

“嘿大家好!这里是赛博坦日报地球分社的记者……嘛其实你并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因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身后这家精!神!病!院!请各位不要想歪,我们报社绝不是那种不入流的三流报社,只是主编突发奇想来采访一下这家精神病院里的……病人?啊他真是够了(小声)好的废话不多说,让我们去找病人吧!”

刚说完这句话后,我清清楚楚的听见身后“BOOM!!”一声巨响以及一声吼“千斤顶!那个我还要用啊!!”

主编大狗比,说好的不危险呢,大屁眼子。

“啊啊不好意思……”一位自称是“救护车”的医生把我和摄像大哥请了进来,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刚刚是千斤顶,他属于重点看护对象,也不知道是怎么跑出来的,如果吓到你们了真是很抱歉。”

嗯,看在暖男医生的份上我决定愉快的继续采访。

“我记得你们是来……采访病人的?要我带你们去四处看看吗?”

要啊要啊!我看好你(身上的扳手)【划掉】啊医生!!

————————分割线————————

“那边那个有一簇红色呆毛的是红蜘蛛,是个纯正的精神分裂,觉得自己是这里的老大,让大家都听他的。”

“红蜘蛛旁边那对红蓝色?那是打击和击倒,不不不,他们不是病人,是医院的护工和医生。他俩是一对这件事我们都知道。”

“这是骇翼,是因为人格分裂进来的,半年前他的哥哥死了,受刺激过度而产生了第二个人格天震,也就是他的哥哥。”

“树下坐着的是声波,是个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的盲人,他旁边的是震荡波,总觉得自己没有感情只有一只眼睛的重度妄想症。
“震荡波喜欢声波,声波不喜欢震荡波。但是震荡波就算被激光鸟追着啄了几百次第二天仍然会给声波送小花。”(1)
“声波旁边围着的?都是他自己养的宠物,还都取了名字,看到站在他肩上的八哥了吗?他就是声波的眼睛,激光鸟。那只阿拉斯加名字叫机械狗。”医生,啊不救护车认认真真的介绍了每一个病人。

你们这里取名字都好奇怪啊。

“这是大黄蜂,一直觉得自己是只可以变成跑车的蜜蜂。由于嗓子被威震天弄坏了所以现在没法说话。“医生忽然停了下来,一本正经的指着那个全身身着黄黑条纹连体服的人的说到。

这个叫威震天的意外的耳熟……

“威,威震天?他不在下午的放风时间里吧?”(2)我一脸惊恐的躲到摄像大哥身后问道。

“他?”救护车嗤笑了一声说到:“他属于那种极具攻击性还又有计划的人,每天都在想着如何把他身边的人弄死,不得已只能把他拷住了。”

吓死我了幸好不在。
顺便给他的主治医生点个蜡。

“擎天柱是我的同事,是大黄蜂的医生,只有他才能管住那小子。大黄蜂那小家伙最崇拜他了,整天跟在他后面‘大哥大哥'叫个不停也是很烦了。”

“我?我负责千斤顶。就是刚刚炸了一整个院子的手榴弹狂人,以前是个很厉害的雷霆救援队队员呢。后来据说是目睹了自己的战友被陷害死而导致了精神分裂。”说到这儿,救护车的眼神暗了暗。

我小心翼翼的开口“救护车先生……您和千斤顶的关系很不一般吧。”
“我们是火伴。”

我一时间说不出来话来。

“不过他现在已经好很多,已经能认出我是谁了。但……”
“Doc————”从远处飞过来一个梳着飞机头的灰色影子一下子扑倒了救护车开始蹭蹭蹭。
不是,你谁啊"(º Д º*)
“……他就是千斤顶,最近非常粘我……”
“Doc我们来一发吧!”
“……有时还是会胡言乱语……”
“Sunshine~来一发吗来一发吗?”
摄像大哥二话不说拉起我就跑。
救护车先生,加油啊。

——————END——————

PS:关于大哥我想了很久他到底是病人还是医生,最后抽了个签决定他当医生……
就这样啦。
(1):忘了哪个太太画过小大波给小波送发发的图,敲可爱!
(2):这里设定老威曾经是街头霸王,“我”以前是被他欺负过得人所以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过度紧张辣*٩(๑´∀`๑)ง*

评论(46)

热度(119)